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文明之光

共同见证人类走进新文明倒计时

 
 
 

日志

 
 

美欧在巨大利益面前可能相互诱捕甚至相互捕杀  

2014-04-20 10:34:57|  分类: 政经前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欧在巨大利益面前可能相互诱捕甚至相互捕杀 - 新文明之光 - 新文明之光

 

时事分析10(2014年4月19日)——“美国资本利益可能转移欧洲”的概念
  鉴于“美国资本利益可能转移欧洲”的描述对理解当今国际局势的重要性,下面再次给出描述:
  一、再次之前请各位读者再次阅读“时事分析05”的内容。
  二、“美国资本利益”在“美国资本利益可能转移欧洲”过程中的真实图谋:
  1、“美国资本利益可能转移到欧洲”概念的历史背景:
  2009开始,“美国资本利益”针对中国巴基斯坦通道安全的“南亚战略(本质是废除中国收放伊朗核爆的能力)”中用“欧债危机”来“威逼、胁迫”欧洲国家利益配合“美国资本利益”的全球(南亚部分)战略未果。“南亚战略”失败的结果使得“美国资本利益”清醒认识以下两点:
  ①.如果没有欧洲国家利益的全力配合,美国资本利益根本无法实现其全球战略目标。甚至连自身安全(美元本位制的安全)都无法保证。
  ②.通过“欧债危机”来“威逼、胁迫”欧洲国家利益配合美国资本利益的全球战略的方法是想不通的、不现实的。
  基于以上两点认识,“美国资本利益”开始转变手法和策略:既然我(美国资本利益)的全球战略目标的实现离不开欧洲国家利益的配合,且“威逼”的方向想不通,那就“利诱”吧——欧盟死死的抗住欧债危机就是在等待美国资本利益的“利诱”。
  2、请大家一定要注意上述的关于“利诱”背景的描述,从而在逻辑上明白一个非重要的道理:“利诱”只是手法和策略,而不是目的。“利诱”的本质是“用‘鱼饵’钓欧洲国家利益上钩”。
  3、“美国资本利益”手法和策略从“威逼”转变成“利诱”,仅仅是改变了方式方法,其目的并没有改变:通过“利诱”的方法(策略)来实现其通过“威逼”没有实现的战略目标——完全控制欧洲(就像美国资本利益完全控制美国那样)来为美国资本利益的全球战略服务。
  4、美国资本利益控制欧洲的方法:
  ①.“美国资本利益”向“欧洲国家利益”展现“利诱(即鱼饵)”:承诺将美国资本利益在美国的“资金、技术、人才、政治资源(西太平安全框架、中东安全框架的主导权)转移到欧洲”,就像二战前后,欧洲各国资本携带“资金、技术、人才”转移到美国一样。从而与欧洲国家利益结合来实现其全球战略的同时助力欧洲在70年后将再次登上世界之巅。
  但目前,美国资本利益仅仅承诺先从美国出来,然后视欧洲国家利益和美国国家利益的对美国资本利益全球战略的配合情况再决定是转移到欧洲还是再次返回美国。
  ②.美国资本利益展现上述“利诱”的目的是让欧洲国家利益逐步放手“欧洲央行下调欧元基准利率,直至彻底放手欧元加入“四大央行联手、同步大规模量化宽松”的行列。
  注:“欧洲央行加入大规模量化宽松的过程”也是“欧洲国家利益向欧洲央行让渡货币发行权的过程”。
  ③.只要欧洲央行从欧洲国家利益那儿攫取到欧元的货币发行权,美国资本利益就会摇身一变,完成从“美国资本利益”到“欧洲资本利益”的华丽转身——即欧洲资本利益仅仅是美国资本利益一个外壳。
  ④.综上所述,欧元下调基准利率直至大规模量化宽松的过程,除了实现美国资本利益的全球战略(抢劫中国、俄罗斯、印度等国家,前面有阐述)目标外,还有一个功能,那就是攫取欧元的货币发行权——即将“欧洲央行”变成下一个“美联储”。
  ⑤.只要“美国资本利益”将“欧洲央行”的货币发行权收入囊中后,其必然会用各种手段收缴欧洲各个国家的“财权”。从而建立统一的“欧洲财政部”并完全控制它。
  ⑥.“制裁机制”成型后将助力TPP和TTIP的成型。而TPP和TTIP(其本质的是为了取代WTO)除了实现美国资本利益的全球战略(控制中国、俄罗斯、印度等国家,前面有阐述)目标外,还有一个功能:通过美国资本利益手中的工具(包括届时已经完全控制的欧元货币发行权、美元、IMF、国家清算央行、世界银行等等)及TPP和TTIP的规则来完全控制世界贸易——即完全、绝对的控制对全球产业链分工。这就意味着其不但控制了中国、俄罗斯、印度等非西方国家产业分工,还控制了美国、欧洲等西方的产业分工。即美国资本利益控制全球的各个层面。
  5、美国资本利益的真实目的:
  ①.利用上述方法和策略来实现对“欧洲央行”和“欧洲财权”的完全控制后,继而从各个层面完全控制欧洲。届时,美国资本利益就同时拥有美国和欧洲两个平台。
  ②.届时,美国资本利益是转移到欧洲还是继续呆在美国的选择,将视美国资本利益全球战略目标的具体情况而定。即主动权完全在美国资本利益的手里。
  ③.美国资本利益为了实现其全球战略目标,必要时可以牺牲一个平台。如:为了废除“中国通过解决日本来废除‘美元本位制’的能力”,必要时美国资本利益可以牺牲美国平台。因为此时它有欧洲平台这个后路;
  比如:为了实现彻底驯服俄罗斯,从而废除“伊朗核爆对美国资本利益的致命威胁”,美国资本利益可以视情况牺牲欧洲平台。
  比如:必要时,美国资本利益可以牺牲欧洲经济,从而单独切断中国商船通过苏伊士运河(如果埃及加入‘制裁机制’),即切断中国与欧洲、北非及黑海沿海国家的商贸联系。
  等等
  6、综上所述,美国资本利益展现“利诱”的真实目的是“完全控制欧洲”而绝非“一定要转移到欧洲”(当然存在转移欧洲的可能性)。
  同时,美国资本利益即使转移到欧洲,它也不会放弃对美国的控制:美国资本利益的真实目的是完全控制欧洲和美国两个平台来为美国资本利益的全球战略服务。
三、“欧洲国家利益” 在“美国资本利益可能转移欧洲” 过程中的真实图谋:
  1、欧洲国家对美国的“利诱”的过程
  ①.用一个高盛前经理出任欧洲央行总裁马里奥-德拉吉来向美国资本利益展示:“欧洲央行”是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美联储”。
  ②.从马里奥-德拉吉出任欧洲央行总裁后,欧洲国家利益将欧元基准利率从1.25%一路下调到0.25%。从而表现出一副欧元将随时准备加入“四大央行联手、同步大规模量化宽松”的行列。
  ③.欧洲国家利益将“欧元基准利率下调0.25%,从而距离加入‘四大央行联手、同步大规模量化宽松’”只剩最后一步;同时极力配合美国资本利益将“制裁机制”的成型也只差埃及加入这最后一步,从而让“美国资本利益”的计划成功也只差最后一步。
  ④.上述内容的目的是吊足“美国资本利益”的胃口:你(美国资本利益)的计划距离完成准备工作只差“最后一步”,而这“最后一步”的主动权掌握在我(欧洲国家利益)手里。
  ⑤.想让我(欧洲国家利益)配合你完成这“最后一步”的条件是:美国资本利益必须开始实质性的、不可逆的“转移欧洲”——即不要跟我玩“居中调节”的把戏。
  2、“欧洲国家利益”胁迫的方法
  ①.穷尽办法,将“中东安全框架、西太平洋安全框架、北约”中一个以上的主导权从美国转移到“欧洲国家利益”手里。从而实现“牺牲欧洲国家利益就等于牺牲中东安全框架、西太平洋安全框架、北约的至少一个以上”的态势。
  即欧洲平台的安全就等于至少“一个以上安全框架”的安全。(类似于“日本的国家安全绑架了‘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的安全”一样)。从而使得美国资本利益投鼠忌器不敢牺牲欧洲平台,同时“不得不”向欧洲转移。
  上面所描述的情况,正是“欧洲国家利益”当前正在做的事情——即我在“时事分析08”的详细阐述中关于近期“国际局势的‘博弈核心’是‘巴以和谈’”内容。
  ②.穷尽办法,胁迫“美国资本利益”将其在美国“核心军工资产”和“国际贸易清、结算通道的控制权”先转移到欧洲。从而实现“牺牲欧洲国家利益就等于牺牲上述这些美国资本利益的核心资产”的目的。从而使得美国资本利益投鼠忌器不敢牺牲欧洲平台,同时“不得不”向欧洲转移。但这点实现起来比较困难,目前还看不到相应的迹象。
  等等
  注释:核心军工资产包括洛克希德马丁、格鲁曼、雷神、西科斯基、波音、通用动力及普拉特 惠特尼等。
  ③.如果美国资本利益实质性、不可逆的转移欧洲,则若全球战略需要,美国资本利益只能牺牲美国平台。
  3、“欧洲国家利益”的真实目的:
  ①.最高目标:通过上述方法胁迫“美国资本利益不得不向欧洲转移”的过程中,伺机控制“美国资本利益” 来为“欧洲国家利益”服务——即将美国资本利益“关进制度的笼子”。避免再次出现美国资本利益视情况“转移”到其他地方的情况出现。
  即出现“美国资本利益”被“欧洲国家利益”完全控制的情况。
  ②.最低目标:如果无法实现上述最高目标,则必须确保欧洲国家利益交出“控制权”前美国资本利益必须实质性、不可逆的“转移欧洲”。防止出现欧洲被美国资本利益完全控制而美国资本利益“没有转移欧洲”,甚至必要时牺牲欧洲平台的情况出现。
  即出现“欧洲国家利益”被“美国资本利益”完全控制的情况。
  ③.其他目标:美国资本利益在“转移欧洲”的过程中,可能会遭到中国(俄罗斯)的强烈反击,此时,欧洲国家利益视情况(看那方的胜算更大、是否已经交出控制权等等)做出相应的反应:
  如果还未彻底交出“控制权”,则可能将已经转移到欧洲的的那部分“资产”收入囊中,同时反手联合中国(俄罗斯)肢解美国资本利益。
  如果已经交出“控制权”则可能联手美国资本利益做殊死抵抗。
四、欧洲国家利益和美国资本利益相互“诱捕”:
  综上所述,“美国资本利益可能转移欧洲”概念本质是“欧洲国家利益和美国资本利益相互诱捕的过程”:
  1、在美国资本利益“完全控制欧洲”之前,“美国资本利益”是不会将“资金、技术、人才、政治资源(西太平安全框架、中东安全框架的主导权)转移到欧洲”大规模“转移”到欧洲的。因为此举将毫无疑问会使得“美国资本利益完全被欧洲国家利益控制,从而被‘关进制度的笼子’”,美国资本利益的全球战略将随之泡汤——为欧洲做了嫁衣。
  但这并不排除“美国资本利益”视国际局势发展的需要而发生“小规模的转移欧洲”的可能性,毕竟所谓的“利诱”还是需要“鱼饵”的,不然欧洲这条鱼怎么可能“咬钩”吗?
  所以,我们不能排除近期“美国资本利益”向“欧洲国家利益”让渡“部分中东安全框架”的主导权的可能性。但是否让渡还要看到国际局势(乌克兰方向、东亚方向等)的发展情况。
  2、在没有看到美国资本利益实质性、不可逆的“转移欧洲”前,“欧洲国家利益”是不会交出“控制权”的。因为一旦交出控制权,欧洲的命运就掌握的美国资本利益的手里了。即存在“美国资本利益”视国际发展的需要,而牺牲掉欧洲平台的可能性的。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是欧洲国家利益无法容忍的。
  3、综上所述,“美国资本利益”和“欧洲国家利益”在“美国资本利益可能转移欧洲”过程中各怀鬼胎、相互“诱捕”,甚至相互“捕杀”。
  同时,双方都清楚其中的危险性,但架不住“巨大利益”的诱惑,所以都在铤而走险。
  五、请大家注意:“美国资本利益可能转移欧洲”和“美国资本利益转移欧洲”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甚至可以说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请各位读者在阅读时一定不能简单的将“美国资本利益可能转移欧洲”中的“可能”两个字忽略掉,从而简单的理解为“美国资本利益转移欧洲”。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